【李前秀】离月亮最近的地方
2019/12/14 22:40:45 来源:广元日报 编辑:石雪芹

 

    李前秀

    月坝,一个大气、浪漫、温婉的名字,离月亮最近的小山村。广元市利州区白朝乡月坝村,我是奔着这个名字去的。

    离开广元城,汽车西行,驶进山路。一山又一山,一川又一川,山峰叠叠,如颠连的巨浪排排扑来,汽车成了飞腾的海豚。心悬吊吊的,噗嗵嗵地跳。终于跃上了一座大山的盘山道,弯里个弯,绕里个绕,像一只飞旋的陀螺,头转晕了。摇开玻窗,一路花雨纷飞,绿叶婆娑,带着山野草木花香,宛若走进负离子氧吧。云朵从窗前娉婷而过,伸手就掬起一捧,软软的,香香的。头不再眩晕,心不再狂跳,清爽、温馨起来。就这样,几惊几喜,亦幻亦梦,到了月坝。

    月坝之美美在山

    月坝的山,重峦叠嶂,巍峨雄浑,奇形怪状,意趣横生。我们祖先会造象形字,月坝先民会安地理名,根据山形,一大串“动物”活蹦乱跳跑出来,什么黄蛟山、青龙山、虎头山、猫儿山、狗尾山,灵动又俏皮,鲜活又逼真。山上树木郁郁葱葱,松柏、麻柳、香樟、枫叶、桂花、青杠树、红豆杉,像列队的士兵组成墨绿、碧绿、翠绿、鹅黄绿的阵容,配上满山一簇簇、一丛丛、一墩墩的野花,简值是华美、浩瀚的舞台。风神迤逦而来,挥起乐棍指挥,树们唱起了施特劳斯的《森林的故事圆舞曲》,豪迈、激昂,唱得热血沸腾,斗志昂扬。林中杰出的歌手画眉放开歌喉领唱,声音婉啭、悠扬,“哥来啊哦——哥来啊哦——”;黄鹂吹起黑管乐器,“快来买山药噢——”;连交颈呢喃、飞掠枝头的鸟们也停止作欢,吹拉弹唱起来,组成多声部的交响。山兔不跑了,窝在那儿听;猴子蹲在枝头、托着腮儿聆听;悬崖上的石斛、灵芝,青杠树旁的木耳、蘑菇,地下的党参、黄芪、茯苓,都蹦出地面享受这天籁之声。低微的蒲公英乐得轻飘如絮,撑起银色的小伞,告诉远方的朋友:月坝的动植物成精成仙了,正在开惊天动地的联欢会嘞!

    月坝之美美在水

    月坝的水碧蓝、灵秀、澄澈,似村姑的双眸。山水从大山深处流出,经过神木、仙草、魅花滋养、过滤,扇状般朝山下涓流不息,发出如筝似弦的叮咚声,喷涌成泉、成井、成溪、成河、成湖。

    近月湖地处海拔1800米高山草甸湿地,传说是西王母梳妆时不小心遗落在群山里的一颗明珠,汪洋一片,闪闪发光,像十五圆圆朗朗的月亮。爬上1900米的黄蛟山巅,极目远望,脚下白云鲜嫩,莲花般游弋,起伏群山宛如大海波涛中浓妆淡抹的小岛。只见近月湖不再是浑圆的了,而是像东西两边逶迤延伸,成了初三弯弯的峨嵋月,在薄雾淡云中游荡。真是“横看成岭侧成峰,远近高低各不同。”横看,竖看,远看,近看,近月湖都是月,只是“月有阴晴圆缺”罢了。我默默与湖心语:月坝是月,故曰月坝。

    沿步行道下山,过古色古香的月光老街,进入用石板铺就的麻柳古道,时而叮叮咚咚、时而哗啦哗啦、时而轰隆轰隆的水声传来,但闻水响,不见水影。只见麻柳树高十仞,粗五围,像貌苍古、清奇,树皮斑驳,多树洞疤结,古藤伸臂曲腿往上蹬。虬枝旁逸,树尖与树尖相连,如飞龙腾空,凤凰展翅,玉兔捣药。细细品味,十二生肖的形象活灵活现。村里导游告诉我,早在唐代,月坝人为出行方便,沿月亮河两岸栽种十里麻柳长廊,从此,商贾云集,才有了月光老街。透过密密匝匝的树枝,拨开叫不出名儿的花丛,看到了清粼粼的河水撞击在滑溜溜的卵石上,打着旋儿往前奔。河上桥多,在目击处便有五座形状各异的桥,有古老的圆拱大石桥、跳蹬子桥、甩甩桥、秋千桥、木板桥。站在桥上,可看到远处壮观的石坝形成的瀑布,像团团白云、牡丹飞洒,似缕缕柳絮、清烟氤氲,刚才听到的轰隆声便是那儿发出来的。

    我是从跳蹬子桥上过河的,离水面近,群群小鱼小虾正在戏水,螃蟹竖起大刀威风凛凛地杀过来,鱼虾倏地一下逃光了,螃蟹勇猛地追过去。我的目光追上去,只见蓝天白云、绿树红花、小鸟松鼠倒映在水中。鸟在水里鸣啭慢翔,和碧波谈情说爱;鱼在蓝天窃窃私语,和白云眉来眼去。哦,天地有情,山水有爱,万物有灵,“万类霜天竞自由”!

    我恣肆汪洋起来,忘却尘世的喧嚣、烦恼,静默如禅地守望,守望!

    月坝之美美在月

    月坝的月亮,大如竹筛,明似玉盘,亮若飞镜。

    月坝人崇尚月亮,呼之月神,说日神管昼,月神管夜,日月同辉,天地永恒。于是,每年中秋,家家赏月、拜月、祭月。玫瑰色的晚霞还在天边燃烧,月坝人便提前吃了夜饭,在桂花树下搭起供桌,摆上香喷喷的月饼、红枣、核桃、花生,等候月神光临。月亮披着清纱,从田垅、草垛、竹林袅袅升起,嵌在山巅,如精灵旖旎天中,给山河大地洒下一片银辉。这时的月亮又大、又圆、又亮,美妙绝伦。年轻的媳妇拖起悠扬的声音喊:桂花儿,祭月神啰……缺牙的婆婆嗡声嗡气吼:屁孙,吃月饼哟……在竹林里捉月光、踹月光的孩子们一窝风跑回自己的家。爷爷点燃三炷香,在缕缕青烟中,闭着眼,双手合什,默默向月神祷告、祈福!儿孙们才一起跪下磕三个响头,许三个愿。这三个愿是秘密的,不能告诉别人,否则,愿就不灵了!这时,月光音符般滑落在你头上、脸上、身上、手上,像伊人纤纤素手在抚慰你,和你缓缓谈心。你拥抱着月光,升华成一种对自然、对月神的亲近、敬畏之情!

    庄重的祭月仪式结束了,家人便热热闹闹吃月饼。想起苏东坡“小饼如嚼月,中有饴和酥”。这时的月坝人感到自己拥有四个月亮,一个在天上,一个在水中,一个在手上,一个在心中。这四个月亮伴着月坝人走南闯北,成了割舍不掉的乡愁。每到中秋,他们像只只大雁飞回来,和家人祭月团聚。实在回来不了,便发微信,发有关月的唐诗宋词,或用走调的歌声唱毛阿敏演唱的《烛光里的妈妈》,“那就是我,就是我,就是我……”

    我是踩着中秋节点到月坝,一起参加祭月的。他们告诉我,凡中秋到月坝的人,晚上睡觉都会看到嫦娥。

    入夜,我住在明月楼的民居小院,一窗花影,半床明月。在月光似水水似天的月夜,披上梦的衣裳,给人一种神奇的虚幻感,怎么也睡不着。忽然,不知是嫦娥穿过幽深的岁月向我娉娉婷婷走来,还是我身轻似羽,长出一双飞翔的翅膀,在玉寒宫彷佛又是月坝的赏月亭与她相会。她一双清澈的大眼泪水濛濛:月坝是我的家乡,不该偷吃长生不老药,才孤寂地住在荒凉的月宫!要不是玉兔陪着我,我,我……话没说完,便泪如雨下了!我劝她:嫦娥姐,别悲伤,那时你太年轻,飞离月坝时,怎知月宫的荒凉、冷寂?!现在可好啦,我们的“嫦娥五号”登上月球,一定能找到你,接你回家!嫦娥莹莹泪光中泛起浅浅的笑:好吧,我去等他们!说完,飘然而去。

    一阵桂香飘来,纠纠武士举着一柄大板斧走来,我一阵惊悚。他声音低沉:不怕,我是吴刚。在天宫学仙有过,被玉皇大帝发配月宫,嫦娥的绝世之美迷住了我,向她求婚,她说把月桂树砍倒了就嫁给我。于是,我不舍昼夜,砍伐不止。哪知这是五百丈高的神树,边砍边合,砍了亿万年仍毫发无损,我对她的痴心也纹丝没变。你说,该咋办?我说:吴刚,我敬重你对爱情的专一、执着、痴迷!你为了爱情伐桂不止,嫦娥思念丈夫滴尽千般泪,你俩都是情种,殊途同归。这样吧,“嫦娥五号”来月球,接她回家,你跟她回月坝。月坝美女多着嘞,任挑任选。嫦娥是有夫之妻,别再穷追不舍了!好吗?吴刚一串哈哈:好,好,我回月宫准备去啰!

    这串哈哈像声声惊雷,将我从床上弹起,睡眼蒙眬,月光氤氲,一轮皎皎圆月挂在蔚蓝的天空,原来是一场梦,一个长长的悲情的梦!

    月坝之美美在人

    月坝男人壮如山,大气、大干、阳刚美;月坝女人柔似水,美丽、灵慧、女人味。

    近月湖,远古就是一片汪洋大海,喀什特地质层经过亿万年沧海桑田的变迁,成了高山草甸湿地,荒草萋萋,芦苇荡荡,一脚踩下去,拔不出来。农业学大寨,填海造平原,月坝人要吃大米、白面,饱肚子,便在芦苇荡里开渠凿河8000米,排水垦荒,播种插秧。年复一年,颗粒无收。过了十几年,改革开放的春风绿满大地,月坝的姑娘小伙农忙务农,农闲进城打工,大把的票子拿回来盖高楼,修水泥路,终于吃上白米干饭、回锅肉。看到城里人住在花园小区,富足又惬意,繁忙又悠闲,想到家乡那片草甸湿地,成了他们心中的痛,成了割舍不掉的乡愁。2014年,月坝人成功申报月坝高山湿地保护小区。2015年,利州区委、区府提出建设“月坝生态旅游康养特色小镇”的新思路,像一道绚丽的彩虹召唤远方的游子,外出的游子纷纷回到家乡,建设月坝。早回家的汉子和刚回来的小伙紧紧握手、拥抱。两个硬汉的目光碰在一起,睖眉睖眼地盯着,迸出对撞的火花。这火花是铁、是钢、是奔涌的岩浆,将全村男女老少凝在一起,抱团开发月坝,改写月坝的历史。他俩就是月坝村现任书记和村长。

    他们首战荒凉的草甸湿地,拦腰筑起一道摩天大坝,截断山水横流。又新挖几条河沟,让河水乖乖流入新开的湖里。一座新造的近月湖建起了,浩浩淼淼,还原远古的大海。房地产商拥来了,建起了别墅院落,种花种草种树。小桥流水,亭台轩榭,生态田园,一幅幅比乡村还乡村的美丽画卷徐徐展开。冬暖夏凉,鲜花四季,城里人来这儿定居了,游客蜂拥而至,节假日更是爆满。各种桂冠纷至踏来:“中国十大乡建探索奖”“全国最美森林小镇100例”“四川十佳生态宜居村”“省级四好村”。月坝人绽开了笑脸,喜迎八方来客。村里的姑娘、少妇更是笑靥如花,身段曼妙,似嫦娥下凡,引领着游客游古村,览月坝,探溶洞,踏清流,湖面荡舟,摘水果,捡山鸡蛋,采蘑菇,戏野猴。

    啊,月坝,天上人间,人间天上,离月亮最近的地方!

分享到QQ空间新浪微博人人网腾讯微博网易微博0