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花泽松】母亲的照片
2019/12/14 22:40:09 来源:广元日报 编辑:石雪芹

 

    花泽松

    春节回到老家,大年三十晚上,七十五岁的母亲收拾完碗筷后,看着团团圆圆的一家人,心满意足地围坐在火炉边。炉火照映下,她脸庞上深深的皱纹和点点的老年斑愈发明显。

    一家人高兴地拉着家常,我发现,母亲一边说话,一边不时用手按揉着腹部。我问母亲:“肚子不舒服吗?”母亲淡淡地说:“有点胀,可能是消化不好,没大问题。”

    母亲是一个典型的中国农村妇女,勤劳、善良、节俭、宽容,虽不识字却非常明事理。打从我记事起,母亲每天总是忙碌的。那时家庭人口多,缺衣少食,每次吃饭,父母亲总是让几个子女吃完后再将就着吃剩下的,饥一餐饱一顿,因此落下了胃病,后发展成胃溃疡。

    一转眼,母亲已是满头白发的古稀老人,我们也由当年的玩童变成油腻大叔。我心疼地说:“明天到医院检查一下。”母亲不以为然,“过年过节的,哪个去医院嘛?”我虽想在心里,但也没太当一回事。

    时间过得飞快,相聚的日子总是特别短暂。节后一上班,即投入了紧张而繁忙的工作中。工作之余,我突然想起了母亲的病情,于是打电话叮嘱她一定去医院检查。好说歹说,正月初十,我父亲陪母亲去了医院,一检查,癌症晚期,腹胀是肿瘤引起的腹水所致。

    得知这个消息,无异于晴天霹雳,我半晌没回过神,始终不愿相信这是真的。到市医院检查,千真万确癌症晚期。那几天,我一直被悲伤笼罩,思绪万千,觉得命运对我母亲太不公平,劳碌一生,付出一生,还没享几天福,却得如此疾病。更多的是觉得关心母亲少、陪伴少,没照顾好她。

    接下来,是化疗、手术、化疗……化疗的不良反应非常厉害,恶心、呕吐,头发大把大把地掉。母亲非常坚强,除了说又花了你们的钱、你们又没几个工资、子女上学还要花钱诸如之类的话外,没抱怨一句、没吭过一声,总是面带微笑,努力做出轻松的样子。周末不加班时,我总是静静地在医院陪在母亲的身边,到底得了什么病?母亲从不问,我们也不主动说。

    阳春三月,三个疗程后,母亲出院回了老家。眼看她的生日将到,我突然想起,几十年来母亲从不允许给她办生日,而且态度十分坚决,她认为办生日既浪费时间又浪费钱,她总是说:“只要心里快乐,天天都是生日。”我们几兄妹也就没太在意这件事。当时想起来,心里满是愧疚。

    看着母亲日渐憔悴,我们决定为母亲办一次七十五岁生日,也是她人生第一次正式过生日。因担心她老人家不同意,几兄妹让我去做她的工作,我绕了半天,终于说出了口,可万万没想到,母亲听罢说:“好吧,我也过一次生日,趁机让大家热闹一下,明年过不过得成还说不定呢!”我连忙宽慰她:“你说啥呢?小问题,你老人家要活百岁呢!”母亲笑笑接着说:“只请几个主要的亲戚,不要浪费!”

    母亲生日这天,阳光明媚,春色满目。二十来个亲戚早早前来祝寿,但大家的心情始终与天气不和谐,脸上虽然堆着笑,但总显得不自然。生日宴会开始了,我们推出一只大蛋糕,取下生日礼帽正要给母亲戴上,她摆了下手说:“不忙。”只见她脱下戴在头上的布帽,露出光光的头,又郑重地戴上生日礼帽,扶端,对我说:“儿子,给我照张照片,要照好,我走之后,遗照就用这张。”大家一下怔住了,我连忙掏出手机,对准母亲,镜头里,母亲端坐着,头稍上抬,金黄色的生日礼帽下,是一张消瘦暗黄的脸,慈祥的目光,微翘的嘴角,浅浅的笑容……我想起从未为母亲拍过一张照片,心里一阵酸楚,忍不住眼睛湿润了,手也不由得颤抖起来。手机似有千斤重,我终于把母亲最高兴的画面定格在那一刻。见我放下手机,母亲说:“人活着一天就要快乐一天,如今儿孙满堂,我这辈子也值了,我要把我最高兴的样子留给你们,免得你们想起伤心!”

    寒冬时节,母亲生日也过去八个多月,她始终面带微笑与癌症斗争。由于工作特别忙,我鲜有时间陪母亲,可她总是宽慰我,让我不要分神,安心工作,特别是搞好脱贫工作。

    忙完一天的工作,常常夜深人静,躺在床上,我总习惯看看母亲的照片,看着微笑的母亲。除了心怀愧疚,为她祈祷、为她祝福,更多的是学她笑对一切!

分享到QQ空间新浪微博人人网腾讯微博网易微博0