一支为农民塑魂造型的笔停住了
2019/12/15 8:59:52 来源:人民网 编辑:吴敏佳

方增先在作品《祭天》前

一支为中国农民塑魂造型的笔停住了,一个穿越新中国建设和美术70年创作的脚步停止了。2019年12月3日19:36,中国国家画院国画院院长、原上海美术馆馆长方增先因病在上海逝世,5天前他在病床上度过了88周岁米寿。方增先先生的离去,引发了中国美术界的强烈反响。冯远、许江、范迪安、杨晓阳、徐里、何家英,还有郭怡孮、田黎明、吴山明、张立辰、陈家泠、杜滋龄、尉晓榕在方增先先生逝世后的第一时间分别接受了人民网记者的专访,深切缅怀方增先先生。

如果从解放初方增先入读杭州国立艺专算起,2019年是他从艺70周年。杭州国立艺专后改名中央美术学院华东分院(中国美院前身),1955年方增先创作了新国画人物画《粒粒皆辛苦》,与李震坚、周昌谷、顾生岳、宋宗元等,摆脱了用西化审美创作水墨材料国画的窠臼,确立了符合中国画审美规范的现代中国人物画,开创了新中国人物画的革新之路。方增先先生介绍新中国人物画创作技法的专著《怎样画水墨人物画》出版多次,总发行量达百万册。这本小册子成为几代美术爱好者走上美术之路的共同记忆。上世纪六七十年代,方增先先生创作出《说红书》《艳阳天》组画。在改革开放以后,方增先出任上海美术馆馆长,在创作上进入了新的境界,创作了《母亲》《帐篷里的笑声》等代表作。进入新世纪,方增先创作了《家乡板凳龙》和巨幅长卷《祭天》《晒佛》等代表作。方增先是一位以深刻的学理引导时代,在各个历史时期都有自己精品力作的艺术大家。他的作品无一不是“以人民为中心”的,为广大人民群众喜闻乐见的。

在方增先先生逝世前最后一次进京举办大型个展时,《人民日报》刊登了《保持探求的眼神——论方增先的人物画创作》,文中方增先说道:“我始终把自己的老棉袄扎的很牢很牢,我是农民的孩子……我保持了艺术家的真诚,也承担了艺术家的孤独。那一份忧世悯农的心自始至终萦绕在我的笔端。”

艺术成就和艺术评价:

20世纪中国画艺术杰出代表

中国文联副主席、中央文史研究馆副馆长、中国美术家协会名誉主席 冯远:

方增先先生是20世纪中国画艺术杰出画家代表、著名美术教育家,新浙派人物画艺术的创始人之一和积极弘扬推助者。方增先的艺术风格体现了新中国艺术为人民服务,反映工农兵群众的正确方向。他是扎实的写实造型能力与中国人物画笔墨结合的成功典范。方增先先生的绘画基本功非常扎实,从早年学习西画转入学习中国画,这奠定了他对人物画造型坚实和深入,具有超强的把握人物画的能力。他对传统中国画技艺又有深入研究,在他的写意绘画和后期的古典人物绘画中,表现得非常充分,在继承传统方面也做得非常之好。特别是方增先结合他自己的创作实践,尤其是他的获奖作品、代表作品《粒粒皆辛苦》《说红书》《家乡板凳龙》《母亲》等等,和他一批水乡风情、少数民族风情的水墨小品画,在当时受到了广大美术爱好者的欢迎和学习,尤其是他造型写生的一套办法在他薄薄的小册子里得到了充分的体现,成为了各大美术院校水墨人物画重要的教材,到今天仍然发挥着重要的作用,当时产生了非常重要的影响,也体现出他重要深远的历史意义和价值。

我有幸作为他的学生,虽然是较晚时候才成为他的入室弟子。师从方增先先生使我终身受益,这些年来,我整个艺术创作大陆,包括从艺术思想、反映时代反映工农兵,到把写实人物画严谨的造型和中国绘画这种精妙技艺结合在一起,我正是顺着他的这条路一直往前走的。方增先先生是在为师、为艺、为人各方面都是我为人为艺的终生楷模,对我产生了非常重要的影响。如果说我今天有所成就,那都是方增先先生当年给予我的教诲。

中国文联副主席、中国美协副主席、中国美术学院院长 许江:

方增先老师是我们学校20世纪50年代初浙派人物画群体当中最优秀的代表,他一生最可贵之处就是不断地去争取中国人物画的突破。实际上,方老师20世纪50年代到60年代,在我们学校的时候,画的《粒粒皆辛苦》和《说红书》已经是当时中国人物画变革的代表之作,但在那之后他仍然在不断地推进。后来他又画了一大批以藏民题材来表现中国画雄强笔墨的精彩绘画,把中国人物画笔的神、墨的强度和线的表现力不断推向新的高峰。他所有的这些努力和成就,非常重要的归于他不保守,勇于开拓。这使得他能够不断地站在中国画开拓变革的潮头。这几年,我院有几张表现浙派人物画的绘画中,都让他站在画面的最前面,因为他是这个群体中最优秀的代表。我对他的怀念还有一点,就是在他的支持和指导下,当时上海美术馆主办的上海双年展持续了九届,他要我担任艺委会执行主席,其实是他在边上为我们护航,为我们打气。没有他的识见和支持,上海双年展要想在21世纪初,作为中国面向国际的突破,成为在全国、全球有影响力的现代形态的展览,是做不到的。所以,不论是作为一个时代的人民艺术家,还是作为一个优秀的艺术教育家或者是城市文化的开拓者,方先生都是第一流的。

我曾经应邀给方先生大画册写过序,我觉得真写的不够好,但他仍然那样地相信我,把那本重要的画册的序留给我写,这也是对我和像我这样年青一代的鼓励和重视。这也是他眼光独特的一个方面。他的离去,对我们学校和中国人物画都是一个重大损失。他留下来的艺术创作,是整个中国绘画界的宝贵遗产,值得我们很好地研究、发掘,从里面获得精神,汲取养料,从中不断地去领会中国文化根源的东西,继续前行,攀登中国当代文化振兴的高峰,不辜负他和他们这代人对我们的培养和希望!

方增先是我们中国美术学院的旗帜。如果说吴冠中先生是横站中西之间的一面旗帜,方增先就是具有世界眼光的、中国绘画拓新的国美旗帜。

中国美术家协会主席、中央美术学院院长 范迪安:

在新中国美术的发展历程中,方增先先生是一位作出杰出贡献的艺术大家与教育名师。他坚持继承和弘扬中国画艺术优秀传统,探索中国画特别是水墨人物画的时代发展,以深入生活、关切现实和表达人文情怀的艺术理念创作了大批精品力作,推动了水墨人物画的艺术表现力、感染力和形式语言的创新,产生了深远的影响。

由于美术馆工作的机缘,我得到向方增先先生学习的机会,他在担任上海美术馆馆长期间,以海纳百川的宽阔胸怀和与时俱进的思想意识主持上海双年展等大型展览的策划,推动美术馆收藏、公共教育、国际艺术交流等全面建设,让我深深感到他作为学者型艺术家的文化抱负和综合学养,也由此更多领略他在艺术创造上的学术高度。

分享到QQ空间新浪微博人人网腾讯微博网易微博0